白总。

我们会永远倔强,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瑜洲】HERO ABO双A向

AA.
AA.
AA.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做个全面贡献粮食的 boy。
第一次写同人,ooc请指正!
切勿上升真人。
表白四美❤️


Ready?
Go.




Part1.


许魏洲拎着盒脆香米,手底存了些犹豫屈指敲响了房门。
在那之前,他服了足量的抑制剂去压制他身上浓郁的Aphla味,他生活中从不抑制信息素,或者说,他根本不信信息素。
他身侧不缺曾处于发情期的Omega,但他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欲望想要去争夺,甚至有时都勾不起他的生理反应。他高中与大学的交的女友都是Omega,即使在他面前发情了他也能冷静的给她打下抑制剂,孤男寡女的情况下也不例外。
这可真不怪许魏洲,他是真的不喜欢Omega的味道,甜腻腻的,是许魏洲最不喜欢的。因为这点许魏洲曾被室友和朋友们戏称为“许大和尚。”
对此,他表示,颗颗。

总之,在许魏洲第一次试镜时就毫不意外发现剧组大多是Beta人员,即使Beta们对气味不敏感,但自然散放也会让人体感到不适,所以思来想去许魏洲才选择服下抑制剂。
如果有Omenga的话就更尴尬了,不在发情期也会被影响。然而,在进门之前,许魏洲坏心眼的希望与他搭对手戏的是个Omega,这样他还有些余地去周旋能否调换角色,虽然那不太科学。
闻声而来的工作人员很快替他开了房门,屋里的两双眼睛也追来。许魏洲搔搔后脑进了门先扬手示意打个招呼同时默不作声的打量二人。
原本老实坐着的一个带黑帽的人反应极快,一下蹦到许魏洲跟前上下打量了两眼,还未等许魏洲反应过来对方就大方伸出手爽快开口道:
“你就是许魏洲吧?你好你好,我是陈稳,在这部剧中饰演杨猛。那边的那个家伙是林枫松,尤其。”
一旁坐着的带着发带的一人闻言抬头,林枫松,也望过来起身向许魏洲打了个招呼,空气中不加掩饰的味道告诉许魏洲,陈稳是Beta,而林枫松是Aphla,各有各的特色,毫不意外的搭配,许魏洲耸耸肩简单介绍了自己。
“你们好,我是许魏洲,在这部剧中将会饰演白洛因。”
客套寒暄了一阵枫稳两人就被工作人员叫走,许魏洲犹豫半晌还是扔下脆香米给两人搁在茶几上权当打下友谊的第一步,转而不加犹豫的蹭至柴鸡蛋身侧盘算着开口。
“柴总,那个..顾海来了吗?”
身为Omega的柴鸡蛋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后翻了个白眼不掩恶意开口。
“快了,快了,路上堵车。快收收你的信息素,而且你对人家那么好奇干什么,放心,肯定能满足你。”
“.....”别人的信息素的锅我不背。

许魏洲没得到满意答案还被调戏了一番回来,磨磨后槽牙百般聊赖的他只好随便找张木椅坐下等待,顺带刷刷微博看看他饰演白洛因消息放出去的反响。

正待许魏洲已经准备打开游戏先肝一局的时候门铃响了,被催去开门的他茫然的搁下手机起身迎接而上。
刚转动把手开了门入眼就是一双张开薄唇里往外探头的虎牙,许魏洲愣了一愣,视线寸寸上移径直撞入对方同样呆楞眼眸中。
许魏洲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暗咒声运气不好轻咳一声稍有尴尬的侧身放人进门。
等众人相互打完照面许魏洲打定主意化被动为主动,刻意忽视鼻腔内充斥着的充满攻击性的信息素,上前一步拍了那人的肩主动开口。
“你好,怎么称呼啊?”
“黄景瑜。”那人回头答道。
“黄、黄景瑜,我是许魏洲。”许魏洲复述时不知为何唇面相碰时磕巴了一下才完整说出语句,他自知过于紧张,舒口气同时转头欲想作放松却不料瞅见柴鸡蛋抱着手机嘿嘿笑。
这剧组吃枣药丸。
许魏洲默默的想。
而且这个黄景瑜可真是高冷,同是Alpha以后相处肯定不会轻松,更别提剧中的多重暧昧桥段,说真的,两个Alpha?能演好吗。虽说娱乐圈不乏AA搭配,但起码都拥有着各自的Omega,相处还算方便,可现在是两个年轻气盛的单身Alpha,还要演耽美剧。
许魏洲在心里叹了口气抬头面向黄景瑜勉强挂上笑脸招呼。
工作人员带回了枫稳两人,见到许魏洲和黄景瑜时许魏洲不出意料的感觉到她们的眼睛都在放光。
又不是Alpha和Omega合伙搭戏,至于么。许魏洲颇为郁闷的想。在见到黄景瑜之前,许魏洲一直为他的身高和肌肉自豪,但自打黄景瑜进门以来,凭着Alpha的天性,许魏洲用大腿都知道他想调换角色的梦想是彻底扑空了。许魏洲摇了摇头,坐回他原来的椅子,初次见面的两人并没有什么话题可言,黄景瑜和那两人打过招呼后也懒得找话题,长腿一搭就倚在桌旁摸出手机自顾自刷起应用,两人都是一副全等柴鸡蛋发号施令的模样。
柴鸡蛋见状也不好再窝在椅子里,起身瞅了眼点就大手一挥轻飘飘一句话就将四人推入火坑。
“时候不早了,对两遍戏找找感觉然后就去睡觉吧。”
睡个鬼啊现在还不到七点。
许魏洲和黄景瑜默默的想。
然后两人顺从的被工作人员带去另一间屋子,屋内窗边圆桌坐了一圈人,颇有股审判的味道。许魏洲咽了口口水听从指示走过去然后坐下看剧本。事先看过小说的好处就在这了,前几集尺度还算好,但到后面,剧本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顾海一把将白洛因扔上床欺身压过去.....”
许魏洲绝望的一把合上剧本不想再看下去,就等黄景瑜看完剧本决定对哪儿的剧情。
黄景瑜接受的异常快速和淡定,看来也是事先补过功课的,平静道:
“那就....从头开始找找感觉?”
许魏洲点点头表示认可随意拎起台本举到眼前,视线撇过第一句时不由得一愣,刚才还能清楚辨认的熟悉方块字尽数消失了。
许魏洲慌了神,急忙摔下台本仔细辨认。

黄景瑜就坐在旁边,等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以一种关爱制杖人人有责的语气幽幽道,


“朋友,你台本拿倒了。”















PS:第一次产出,性格把握不到位轻拍....纠结了很长时间还是写了aa,以后会继续完善各种脑洞,ao的大门欢迎着我(。感谢观赏,许魏洲向您发射了爱心❤️。

评论(35)

热度(73)